手机版

华为捐献“鸿蒙”内幕

时间:2021-06-10 12:47:46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不知火舞 浏览: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标题:独家 | 华为捐献“鸿蒙”内幕 来源:AI财经社

鸿蒙开源始末

从曝光之始,华为就表示鸿蒙系统将走开源的道路,以吸纳全球的开发者做大鸿蒙生态。日前,在华为官方刊发的总裁办电子邮件中,华为表示已于2020年、2021年两次将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开源项目名为OpenHarmony。

这则不长的新闻引发了各界解读。

有自媒体称,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身后是工信部,这意味着华为将鸿蒙系统上交了国家。一时间,鸿蒙系统成国家队的议论鼎沸。

但根据AI财经社对多方的采访,这是一则误读。

图/视觉中国

多位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称,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并不是所谓的“国家队”,它是在民政部登记成立的非营利机构,而工信部只是基金会的业务主管单位。不只是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国内的手机厂商、各大软件公司也都在工信部的行政管理下,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属于工信部。

“百度应该是该基金会最早的推动企业之一。”一位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回忆,该基金会的筹备可追溯到2015年,酝酿了很多年,初衷是为了扶植产业。2020年该基金会最终由阿里巴巴、百度、华为、浪潮、腾讯、360、招商银行等龙头科技企业联合发起,是目前中国在开源领域的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基金会。

基金会是孵化开源项目的大本营,除了华为贡献的OpenHarmony这个最大的开源项目以外,基金会目前还有9个孵化项目,包括百度公司捐赠的超级链,腾讯公司捐赠的两大项目物联网终端操作系统TencentOS tiny和企业级容器服务平台TKEStack,浪潮公司捐赠的云溪数据库和低代码开发语言UBML,360公司捐赠的类Redis存储系统项目Pika,以及物联网嵌入式操作系统AliOS Things等。

OpenHarmony开源项目目前已有245位贡献者。最新版本为OpenHarmony 2.0。但该项目还没有中文名称,鸿蒙操作系统仅指华为自己开发的完善的智能终端操作系统。此次华为发布的是HarmonyOS 2,这是华为自己的,是华为基于OpenHarmony 2.0开发的商用版本。此外,HarmonyOS 2还包含AOSP、Linux等开源项目中的内容,借此实现了现有Android生态应用在部分设备上的运行。

该开源项目生态伙伴参与者、好叭科技创始人赵力对AI财经社举例说,HarmonyOS是华为在OpenHarmony上自己建造装修的一间精装房,最新开源的OpenHarmony 2.0则是一间有地基、房梁的毛坯房,装修成什么样、用做什么用途由新的参与者来决定,而这些再次创新的成果所有人也都可以免费使用,但如果其后需要技术支持,需要向该服务提供者付费。

开源活动起源于美国,它是由全世界的参与者对一个项目作出贡献,并都可以自由使用的模式。它极大地推动了科技创新。包括与微软Windows分庭抗礼的Linux、战胜微软和诺基亚手机操作系统的谷歌安卓、与亚马逊云对抗的云计算操作系统Openstack等都由开源运动推广发展而来。

近年来国内的科技企业和个人开发者们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开源社区中。在国际顶级的开源社区里,如Apache软件基金会、Linux基金会、OpenStack基金会等一直活跃着中国开发者的身影,其中既有个人开发者,也不乏科技巨头。

除了将项目开源给第三方基金会,很多公司也选择在自己的平台上运营开源社区。比如谷歌的安卓,华为的高斯数据库、服务器操作系统欧拉,阿里、百度、腾讯等也有大量诸如此类的项目。

开源领域的资深人士刘凡对AI财经社称,华为把自己的项目交给开源基金会负责运营,是一种业界常见的做法,一般情况下这意味着更加纯粹、彻底的开源。初衷还是希望在一个中立的平台下,能有华为之外更多的开发者参与到这个开源项目来,这有利于实现更大范围的应用。

一位软件人士进一步评价,华为终端作为一个手机厂商,如果在自己的平台开源,那会让其他竞争对手更有所顾忌,交给中立的第三方,能够一定程度上打消参与者的顾虑。

此前网上称华为捐献的技术只面向物联网,这一说法遭到了AI财经社多位采访对象的否认。接触该基金会、参与到OpenHarmony项目中的人士对AI财经社称,目前开源的OpenHarmony 2.0不仅仅面向物联网,也能够依此开发手机操作系统。

AI财经社获悉,此前华为有意拉来小米、OV等手机厂商加入,但最后未达成共识。因此,去年11月,有7家单位作为初始会员成为OpenHarmony项目的委员管理会的成员。其中除了华为,润和、中软国际等是华为鸿蒙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博泰是一家做车联网方面的服务提供商,亿咖通科技则是吉利汽车软件公司。

除了这7家,截至今年5月,又有信通院泰尔实验室、好叭科技、华秋电子、软通动力、思必拓科技等产业链关键伙伴加入项目组。OpenHarmony还发展了几十家会员,主要是一些物联网企业,以及一些应用开发企业。

基金会官方是如此描述该开源项目的:OpenHarmony 开源项目主要遵循 Apache 2.0 等商业友好的开源协议,所有企业、机构与个人均可基于 OpenHarmony 开源代码,结合自身优势,去做各领域的操作系统发行版及终端产品。通俗地说,开源项目OpenHarmony 是每个人的OpenHarmony。

按照上述说法,理论上,世界上任何的开发者都可以参与到OpenHarmony中,为其做贡献。但实践上,成立仅一年、仍稚嫩的基金会仍面临着种种挑战。

神秘的开源基金会

起源于美国的开源文化,在软件行业已经不再是件新鲜事,但成立一家开源基金会在国内却是头一次。

“作为唯一的基金会,它可能比较稚嫩,在开源社区的治理机制,包括开源文化的积淀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觉得这需要一个过程。”刘凡称。

图/开放原子官网

刘凡告诉AI财经社,开源并不是一件想当然的事情,不是把代码放在网上,别人下载就可以了。开源涵盖了不同的维度,它既包括系统代码、开发者、开源社区这些要素,也涉及合规性、法律法规、知识产权、软件著作权、商业模式,是一个复杂度不低于一家大公司的组织。刘凡称,只有每一个维度都要了解,才有可能避免瞎子摸象。

而这些体系的搭建并非短时间内就能完成。据了解,目前该基金会坐落在深圳福田新一代产业园简称的“深圳·国际开源谷”,已经有开源中国、华秋电子、润和软件、极客邦科技等公司的开源团队入驻。

AI财经社了解到,基金会从外部招聘的全职成员大概有几十人,各家公司的开源团队在基金会主要是兼职。刘凡透露,这些全职员工是懂开源的人,他们有专业的知识,了解基金会的机制,懂得如何在平台上平衡不同的赞助商、以及一些技术之外的因素,通过他们的力量让技术回归技术,开源回归开源,让纯粹的事情更纯粹。

“但相应的机制还需要建立,来给这些专业的人话语权。”刘凡称,特别是之前海外开源社区发展中遇到的典型问题,比如民主决策、制衡制度,避免大公司过大的话语权等,都是基金会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经过几十年的摸索和运营,海外成熟的开源基金会有两种模式运营,第一类以Linux基金会为例,是根据资助等级分成不同层级,来以投票的机制管理基金会的各项事宜。在每个层级中,成员的投票权是平等、民主的,但层级与层级之间不同,这类被叫做民主决策。

第二类是以阿帕奇基金会为代表,它在成立早期就预料到未来可能会因为企业资助的力度影响决策的走向,因此设立了一个机制,以对开源社区贡献度,而非赞助的情况来决定投票权。阿帕奇基金会有一个董事会,董事会成员管理和监督基金会的资金、为项目分配资源,在董事会下会有各个项目管理委员会,负责各自项目的维护,每个委员会也都会至少有一个董事会成员。对应Linux的模式,这种被业内叫做精英治理。

两种模式实际上都是为了制约一个大公司在社区里实行绝对的领导力,防止话语权的垄断,因此在架构设立之初,就做了这样的制衡机制。

据刘凡透露,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成立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想让各家科技巨头心平气和地坐在一张桌子上还不够,这还牵扯到要建立平衡机制、学习开源文化,组建一家基金会的背后会有极其复杂的情况。比如曾经小米这样的手机厂商也接触过基金会,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暂时还未加入。

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的杜玉洁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作为国内首个开源基金会,还要理清基金会的真正内涵,不断完善开源基金会的实际运作机制,更好地将公益和开源有效结合。杜玉洁称,基金会不仅要学习源于西方的开源理念,更要在开源中加强创新,结合中国国情,探索出符合当前产业发展状况的开源生态体系,以此为开源发展、人类进步做出应有贡献。

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目前根据赞助金额不同,把捐赠人分为四个层级,截止到目前包括十家白金捐赠人,五家金牌捐赠人,四家银牌捐赠人以及四家一般捐赠人。

在一位资深技术人士看来,国外的开源社区之所以活跃,主要因为有基金会、大企业、民间的技术大神三股力量支撑,而国内开源项目不仅缺乏三股力量的专业人才,也因为缺乏开源文化以及机制的保障,有时还会变成一个赤裸裸的商业行为,导致此前很多公司运营的开源项目没有成功。

他希望,像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这样的组织能够把国内的开源文化真正推广开来,继而培养起一批技术人才。

夹在两种声音中的鸿蒙

鸿蒙基础架构开源,捐献基金会,也是为了建立生态,但鸿蒙生态面临复杂的挑战。

自2020年正式面世以来,关于鸿蒙的不同声音就不绝于耳。特别在6月4日HarmonyOS 2.0版本发布后,互联网上分化为两派截然不同的声音,一边是热情高涨的关注潮,人们在鸿蒙身上倾注了大量情绪,对鸿蒙包括对华为友商提出不合理的期待,不能从产业和商业的视角来看待鸿蒙。

图/视觉中国

另一边,不少行业内人士也在观望,他们了解鸿蒙技术发展的曲折,在利益错综复杂的格局下建立生态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一些人士也由此表现出悲观。

“这些情绪对华为以及行业内生态角色都没有好处。”资深人士张楠对AI财经社说。

而基于开源的鸿蒙做事的人们对AI财经社表达了一些自己深切的体会。

面对一些网友在网络上发问小米、OPPO和vivo何时能用鸿蒙,一线互联网大厂资深开源人士吴启称,在商业世界中这并不现实。鸿蒙开发者、厦门欧安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TO李晓波观察,目前华为的策略是“农村包围城市”,先从全屋智能这个新兴市场切入,占领足够大的市场后,再寻找新的市场机会。

而针对网络上对鸿蒙技术的质疑,李晓波认为,“只要一个新生事物一直在朝着正向的方向前进和转变,我们对它要有足够的包容。”他坦诚,最初鸿蒙系统存在割裂情况,导致从1.0版本更迭到1.1版本的时候,很多应用的代码只能重头再写一遍,但从1.1版本更迭到2.0版本,兼容性远超过他的预期。

目前他正在做一个基于鸿蒙的全屋智能应用。李晓波研究了OpenHarmony开源代码,觉得内容庞大,包含华为在通信行业十几年积累下来非常有含金量的资源,创业成本比安卓要低不少。

好叭科技是一家开源鸿蒙生态初创公司,创始人赵力此前创立的乐蛙科技曾是位于国内前列的第三方安卓OS提供商,他加入安卓生态已经有10年的历史。

“安卓和鸿蒙是两个时代、不同形态的产品,如果仅揪着目前开发工具是否完善,代码为什么要这样写来评判鸿蒙,是不够专业的。何况拿一个已经迭代到12.0版本、拥有非常完善生态的安卓和2.0版本的鸿蒙系统来比,我认为这种比较是不公平的。”赵力称。

赵力举例说,如果回到起点,1.0版本的安卓连基础框架都不完善,底层架构需要优化,花了两年时间推出的1.5版本才有了一个基础雏形,但鸿蒙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迭代到2.0商业版本了,他认为这已经是一个飞跃。

6月初,好叭科技和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签订了合作协议,未来四个月内,他们将完成基于OpenHarmony的轻智能手表OS商业发行版。这背后的工程量相当庞杂。此前,鸿蒙系统适配的是华为海思芯片,现在需要和众多国产芯片、核心元器件适配,解决系统级应用、功耗等,还要跟手表品牌厂商一起做市场定位,有针对性地开发和设计,最后才能形成一套成熟的智能手表OS行业解决方案。利用OpenHarmony架构能力,解决智能手表“低功耗同时应用生态丰富”的痛点。而这套方案能否最终被市场买单,也是对鸿蒙系统能力的一次大考。

多位产业链人士认为,鸿蒙2.0版本正式发布之后,如果生态玩家之后都尝到了甜头,口口相传会带来一个全方面正向的循环。切忌用过多的情感来“绑架”其他企业,这并不是一种正确的导向。最后还是让市场来说话。

而今年是鸿蒙生态的关键时刻。这也意味着,鸿蒙要更踏实做事。“因美国打压而被动推出的备胎鸿蒙,很多工作仍显得很仓促。”吴启称。

比如,赢得更多芯片企业的合作是鸿蒙目前亟待解决的痛点。一位合作伙伴对AI财经社说,鸿蒙只适配了华为自己的海思芯片,但因为海思芯片缺货,他们的硬件产品一直没办法量产。“目前只能等待。”

目前华为在鸿蒙生态建设上面对异常大的挑战。手机业务缺位,物联网生态太慢,车联网中汽车又是一个强势的角色,鸿蒙需要找到合适的市场。

“即使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还是希望华为能坚持做鸿蒙。”吴启称,“我听说最近马云他们对阿里复盘,认为这些年有什么事情应该坚持但没有坚持做的,排在第一的是阿里当年的操作系统yunOS。”

“操作系统是全球最顶级公司的标配,目前全球市值最高的几家科技巨头,无论苹果、微软、谷歌还是亚马逊,都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吴启称,即便华为手机业务的断档是件要命的事,中国最有实力的还是HAT(华为、阿里和腾讯),美团、字节跳动差距还很大。

而刘凡提到,中国科技企业近些年虽然发展速度快,但在开源的商业策略、长远的战略上跟国外的企业还有着较大的差距。他以当年谷歌建立安卓生态为例,称当时谷歌不做手机,以中立的姿态免费将安卓系统开源,但设置了GMS(谷歌搜索、地图、YouTube等全家桶)服务这个非开源的授权。这一做法的前瞻性在于,让之后手机厂商们都无法绕过GMS,并持续多年为安卓生态做贡献。即使阿里、三星、华为都曾前赴后继地做操作系统,但始终困在谷歌建造好的开源商业模式里,最终还是妥协。

对比之下,被打压之后华为将希望寄予在鸿蒙上,它能不能在开源策略上有更长远的目光、严密的商业逻辑、有所取舍,将游戏规则设置好,是至关重要的。

(刘凡、张楠、吴启为化名)

举报/反馈

声明:优质今日新鲜事创作不易,来源:新闻头条。转载务必注明出处:https://www.xinwentoutiao.net/xinxianshi/2268740.html

今日新鲜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