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廖洪玉 ‖老钱的淮山(在看/小小说)

时间:2020-10-17 12:47:18 来源:网络投稿 编辑:露娜 浏览:

原标题:廖洪玉 ‖老钱的淮山(在看/小小说)

栏目:文棚

极品淮山 

又来了一个老奶奶,弯腰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去对面大卡车上买去了,那人的淮山,又细又长。相同的场景,已重复了数十次。已经半个墟日过去了,老钱的淮山还是一斤未卖。

老钱坐不住了。这淮山是自己选的老种,选最好的黄沙土,用真正的人畜肥草木灰养大的,整整长了一年,又粗又大,比“大卡车”卖的便宜有五倍,怎么就没人要呢?不是说城里人最识货吗?

老钱决定吆喝几嗓子。

“又粗又大的有机淮山嘞,想要的过来看看!”

路过的人狐疑地先看看他,再看看他的淮山,走了。

“怎么卖?”一个套着狗链子一样粗项链的纹身哥踢了踢淮山,问道。

老钱一阵肉痛,粗着嗓子,眼睛盯着别处说:“三十一斤!”

那人干笑几声,摇着头走了。

“又粗又大的有机淮山嘞,想要的过来看看!”

一圈人围着排队买,对面的“大卡车”忙里偷闲,在找零的时候笑着看了一眼老钱,恰好老钱也看过去。

“我要十斤!”

“老板,你这人咋这样啊,明明是我先的!”

老钱的声音小下去了。

“你这是催化剂种出来的吧?哪有跟藕一样粗的淮山?是转基因的吧?”一个白胖戴着大戒指的半老女人机关枪一样扫过来几句话,一边扫一边弯腰蹲下翻看着。

“你,你,你咋这样说话呢?我都种了四十年地了,这是我第一次种出这么好的淮山!”老钱急结巴了。

戒指女人没有接话,嘴角挂着“姑妄言之”的笑意起身径直走向大卡车,老钱气急败坏,却无处发火,眼光随着她过去了。“大卡车”太忙了,她连叫几声,也没人搭理她,她恨恨放下手里的淮山,又朝老钱走来。

老钱装作没看到,短短的一分钟时间,他的心里翻江倒海。不卖给她!卖给她?不容他考虑了,戒指女人过来了,说:“你给我称一根,我的汤正在煲着,等不了他了。要是好,下次我买你的。多少钱一斤?”

“两块!”老钱拿起一根,懒得称了,说:“你拿去吧,不要钱了。”女人迟疑地看着他,老钱气呼呼的不看她。女人接过来,道声谢走了。

整整一个上午,老钱没卖掉一根淮山。快十二点了,“大卡车”卖完了,叼根香烟打起车厢,眼睛斜看过来。老钱感觉到了,倔倔地坐在马扎上。

大卡车开走了,确定他看不到自己了,老钱起身开始收拾淮山,准备回家去。不赶墟日还不行吗?我在村里卖总行了吧?

老钱坐上了三轮车,蹬着就要走时,身后有人喊:“师傅!师傅!等等!”

老钱回头一看,是戒指女人,就停下来,坐在车上等她走近。

“师傅,哎,跑死我了,你的淮山还有吗?我都要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淮山!”女人掏出一把红票子。

老钱的眼泪就在眼眶里,他朝天上看看,硬是把它回流到心里。他默默地下车,默默地装袋子,默默地称,说:“一百七十一斤,算一百七十斤,三百四十块。”

“我的天,这么便宜,我以为要一千多!”女人给了三百五,说,“不要找了,你的淮山好,你的人更好!”

老钱忍不住了,坐在人行道的隔离墩上哭起来。

女人愣了,不知所措。

“你,你怎么啦师傅?”

“没什么。”老钱递过十块钱,不容分说地让她收下,收拾地上的土块。

“是不是没卖掉?”

“是的,只有你一个人买了。”

“我帮你发朋友圈,下次你多带点来,我包你全部卖完!”

老钱有点不好意思,千恩万谢才走了。

下一个墟日,老钱带了三百多斤来。一大早,戒指女人就来为他宣传,说自己吃过,口感好,味道好,效果好,几个正在看的人,见她这样,都狐疑地走了。

戒指女人尴尬了。她发微信朋友圈,意思是说卖淮山的大哥又来了,大家赶紧来买啊!但是没有一个人点赞,倒是她女儿回了她:“老妈与时俱进做微商了啊?”戒指女人纠结了,跟女儿说了这事。女儿发了个吃惊的表情,说:“妈,就是上次我们吃到的淮山吗?”她说是的,女儿说:“等我十分钟,给你一万分的惊喜!”

女人也这样跟老钱说了,老钱抽着烟,闷闷地说:“大姐,谢谢你,我过一会儿就收回去了。”

十分钟不到,戒指女人的女儿来了,一个风风火火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她说:“大叔,你带我去你家,我妈帮你看摊子。”

“干嘛?”

“你怕我妈偷你的淮山?”

“不不不!”老钱连忙站起来,手摆得像风吹荷叶。

“那就走呗!”女孩子带头走了。

老钱左看右看,女人说:“信我闺女吧,她点子多。”

老钱心想罢了,反正卖不掉,就跟着走了。

老钱指路,女孩开车,两人不说话,很快就到了老钱家。

女孩这才说话:“大叔,我看你那些淮山都是挑选出来的,细细长长的肯定比又粗又长的多是吧?”

老钱带她到后屋,一屋子细细长长的淮山堆着。

“这些打算怎么办?”

“喂猪。”

“为什么不拿去卖?”

“有好的,我为什么要卖差的?”

“好了,大叔,装上三百斤,我在车里等你。”女孩指着淮山说,“随便装,不用挑。”

老钱不好推辞,弯腰就装,一会儿就装了几袋子,搬到车前,他下不了手。这么漂亮的香车。

女孩眼睛离开手机,问:“大叔,咋不装车?”

“诶诶!”老钱搬上一袋,车子就沉一次,老钱的脸就红一次。

很快到了,戒指女人过来帮忙下货。

女孩说:“大叔,细细长长的卖跟‘大卡车’一样的价格,把这些好的装在袋子里,摆在旁边,只留几十斤,用红绳子三根一扎,装在泡沫箱子里,写上‘极品淮山试销,一百元一斤’,哪,用我的口红写,不,还是我来写吧!”

“不,不,这样不好!”老钱连连摆手。

“等大家接受了,明年你再降价好不好?”

老钱无可奈何答应了。

很快老钱开张了,并且出现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和排队。

“大叔,给我十斤,是我先要的!”

“我要五斤,快给我称,我还有事!”

“极品淮山”很快就卖完了,而普通的还有一大半。每收一张百元大钞,老钱的心就揪一次,他五味杂陈。

“叔,给我一百块!”女孩腆着脸伸着舌头。

“去去去!我给你!”戒指女人嗔道,掏出一百元给她,女孩接过了,又接过了老钱递过来的五百元,一看不对,说:“叔,我只要一百,这四百还给你。一百元是油费和创意费,这是提醒你,好的东西一定要有价值!下次我妈来买,极品淮山你也要收一百元一斤,知道吗叔?我走啦!”

她摇摇车钥匙,走了。

◆中山日报报业集团新媒体中心

◆编辑:徐向东

◆二审:张鹏

◆三审:岳才瑛

◆素材来源:中山日报

声明:优质搞笑创作不易,来源:新闻头条。转载务必注明出处:https://www.xinwentoutiao.net/gaoxiao/1958749.html

今日新鲜事
'); })();